Wednesday, March 13, 2013

迈入全新的2013年

迈入全新的2013年,也是我们在古晋生活的第三年。

回想已往的两年,加上再已过在民都鲁的一年,那时才三十岁的我,主在我身上开始有训练。首先让我经过与弟兄分隔两地的生活,那时肚子里还怀着儿子。我时常向主祷告,呼求,不断联于主。每天所遇到的恶梦、呕吐、偶尔耳水不平...等等的难处,逼得我不间断的依靠主。

现在回想一下,原来从2010年开始,主要训练我承受种种的压力。祂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让我活在承受压力,消极,没有喜乐,埋怨,黑暗和灰暗....等等的生活,让我尝尽了不愉快、极为痛苦的生活。人的尽头就是神的起头,在2013年主呼招我和弟兄正式服事青少年(二会所的青少年)。

借着守望祷告的奉献,使我真心、纯心的愿意把我的时间,家庭,孩子,打开家,甚至邀约弟兄姊妹来用饭相调...等等,都信托给主。

今年,主开始用我们来服事祂所要托付给我们的青少年。

首先,在第一次二会所集中擘饼聚会结束时,让我寻见了杨莉莉姊妹,她告诉我她的家打开与姊妹们晨兴、交通、祷告,已有好多年了,也欢迎我去她家。我目前住在四哩半,离她的家非常近。所以从隔天起,她就正式成为我的属灵母亲,也是我的属灵同伴。

其次,在2013年1月,我也邀约了李颖盈姊妹,每个周六来我家追求属灵书报,也有祷告。她想尽办法邀约其他的姊妹也一起来享受,终于约到了傅琼颍姊妹。我们追求十二蓝,希望能坚定持续的追求享受。求主记念并扶持我们。

我非常巴望琼颍姊妹可以加入青少年服事团。她说她会寻求祷告。愿主记念。


在已过的周六晚上 (9/3/2013),陈为达弟兄,何春莹姊妹,同时答应加入青少年服事团。愿主给他们有负担服事。同一天早上,郑美训姊妹来我家,要我教她用电脑,我也呼招她加入服事,她马上同意。主啊希望都是出乎你的的意思,若不是你的,求你除去。

二会所青少年需要产生核心团!不能单凭我和弟兄在那里服事!愿核心团的架构及早形成,使我们都扣在一起,服事这班满了盼望的后代!


写于 13/3/2013古晋四哩半

Monday, August 23, 2010

Israel, Palestinians agree to resume Mideast talks

Israel, Palestinians agree to resume Mideast talks

By the CNN Wire Staff
August 20, 2010 -- Updated 2315 GMT (0715 HKT)

Washington (CNN) -- Israel and the Palestinian Authority have agreed to hold direct peace talks beginning September 2 in Washington -- the first such talks since 2008.

The talks, also involving other regional and international players, are intended to resolve all "final status" issues for a Middle East peace agreement, "which we believe can be done in one year," Secretary of State Hillary Clinton said.

"These negotiations should take place without preconditions, and be characterized by good faith and a commitment to their success, which will bring a better future to all of the people of the region," Clinton said.

Shortly after the announcement,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said he welcomed the invitation for direct talks without preconditions.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Palestinian Liberation Organization said it, too, would participate, though chief Palestinian negotiator Saeb Erakat told CNN that Israel must extend its moratorium on settlements that is due to expire September 26.

"The nonextension of this moratorium in settlements will mean we will not have negotiations. It's as simple as this," he said.

About the goal of resolving long-standing issues, he said, "I think it's doable."

But Israeli government spokesman Mark Regev said the Palestinians must offer something, too. "We want to make sure there are ironclad agreements to make sure there will be peace and security, because you can't have one without the other."

Hamas, the anti-Israel group that runs Gaza, rejected the talks, though the group had not been invited to join them. Hamas spokesman Sami Abu Zohri said that negotiations until now "did not achieve anything," and that "these negotiations will not be accepted by the Palestinian people because it is a new trap for the Palestinians."

Former Sen. George Mitchell said the invitation had been made to Palestinian Authority President Mahmoud Abbas, who is considered the leader of the Palestinians, and not to Hamas.

Both Netanyahu and Abbas are fully committed to direct negotiations for the benefit of their people, said President Barack Obama's special envoy to the talks.

"I believe the two leaders ... are sincere and serious and believe it can be done and will do everything possible to see that it is done," Mitchell said. He said the goal of the negotiations was to end the Middle East conflict "for all time," with establishment of a "viable, independent" Palestinian state next to Israel.

The announcement prompted skepticism about whether yet another attempt at peace talks can resolve the decades-long conflict that has shaped regional and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nd security.

Both Clinton and Mitchell warned that obstacles abound to a final agreement. Clinton predicted that "enemies of peace" would try to derail the talks, while Mitchell acknowledged that "there remains a mistrust between the parties" based on "a residue of hostility developed over many decades of conflict."

"We don't expect all those differences to disappear when talks begin," Mitchell said, adding: "Past efforts at peace that did not succeed cannot deter us from trying again, because the cause is noble and just and right for all concerned."

A veteran of peace talks in Northern Ireland, Mitchell said the Middle East talks will require "patience, persistence, a willingness to go back again and again, to not take the first 'no' as a final 'no,' to not take the 50th 'no' as the final 'no' or the 100th 'no.' "

The talks would be the first direct negotiations between the parties since December 2008, when the process broke down over Israel's three-week offensive in Gaza. Mitchell has been engaged in "proximity" talks with the two sides in recent months to lead up to the possibility of resuming direct talks.

Obama has also invited Jordan, Egypt and members of the Middle East Quartet -- the United States, Russia, the United Nations and the European Union -- to the table, Clinton and Mitchell said.

In a statement Friday, the quartet underscored its full commitment to the talks, calling on "both sides to observe calm and restraint, and to refrain from provocative actions and inflammatory rhetoric."

Quartet representative Tony Blair, who also plans to attend, welcomed the announcement.

"I and my team will also continue to work with both the Israelis and Palestinians to develop the bottom-up process in order to build up the institutions and economy of the West Bank and Gaza and improve the daily lives of Palestinians, in support of the political negotiations," the former British prime minister said in a statement. "With the resumption of talks, I hope that more can now be done to accelerate the process of change on the ground."

A senior diplomatic official told CNN that U.S. engagement in the effort had led to traction in the last few months and that the talks were urged to begin before a moratorium on Jewish settlements ends and the U.N. General Assembly adjourns.

Oscar Fernandez-Taranco, U.N. assistant secretary-general for political affairs, called on Israel this week to continue the moratorium on all settlement activity -- including in East Jerusalem -- beyond September 26.

"We are nearing a turning point in the efforts to promote direct negotiations between Israel and the Palestinians," Fernandez-Taranco told the Security Council.

Clinton and Mitchell urged Israelis and Palestinians to avoid taking any action or making any comments that would harm the atmosphere for launching peace talks.

"We think that these talks should be conducted in a positive atmosphere in which the parties refrain from taking any steps that are not conducive to making progress in the discussions," Mitchell said.

Wednesday, June 30, 2010

参加国殇节特会感言

以过的国殇节特会,Hank Heneraaff(基督教研究院院长)邀请了他的十四位基督教界朋友一同参加。他们本来只打算参加二堂聚会,但在听完两场聚会之后,他们被信息丰富的内 容抓住,于是决定参加完整场特会。其中有一位甚至在晚上聚会结束回房间后又意犹未尽,利用旅馆的电视熬夜再把信息再看啦两遍。他们说,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 信息,把圣经的启示说的如此清楚。

那一位基督教的牧师在他所在的教会中,有二千位 青少年在他的服事底下。在他看见职事的丰富之后,他决定从此只说职事的话;在他和这些青少年讲信息前,他会把他的摘要寄给我们的弟兄们,请他们看看有那一 处和职事的话是不符合的,他会再作修改,以求能忠信的把职事的负担传输出去。

从去年底,基督教研究院发表【我们错了】期刊之 后,主的恢复可说是进入一个新的转捩点。前面几十年我们遭受了许多攻击和毁谤,我们是什么是由别人去定义。但从今年开始,我们可以很大胆的站出来,跟别人 大方的说明我们是什么,我们可以明确的定义什么是主的恢复,什么是神今日在地上所要完成的。

真金不怕火炼,我们需要承担托付,将这些丰富传 扬出去,主正在加速祂的行动,全地的门都是打开的。今年南美发圣经的行动,敞开的人光名单就有廿万。一面说出人心的渴慕,一面也说出有极大的需要。愿我们 都能装备这些丰富,并对其有正确的认识,使我们能放胆的和我们的亲友说明我们是什么。我们不是异端、不是宗教团体、更不是灵恩运动,我们是主的恢复。

以上是FTTA学员从美国相调弟兄所听到,并且加上自己的感想和摸着。

Thursday, June 24, 2010

从以色列复国之史实

http://www.docin.com/p-16845407.html#

以色列人重建聖殿要面對的問題(4)

紅母牛灰與潔淨祭司
1997年3月16日,《中東快遞》第237期報導了一宗令許多以色列人興奮的消息,就是早於該報導前半年,以色列已成功培殖了一頭名為美樂娣(Melody)的純紅母牛。以色列人為甚麼因一頭紅色小母牛如此興奮呢?

民 數記十九章1-6節記載:「耶和華曉諭摩西、亞倫說:『耶和華命定律法中的一條律例乃是這樣說: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一隻沒有殘疾、未曾負軛、純紅的母牛 牽到你這裡來,交給祭司以利亞撒……。』」純紅母牛被交給祭司以利亞撒後,會被牽到營外,被獻為祭,被燒成灰,調作除污穢的水,用以潔淨以色列人。換句話 說,沒有紅母牛灰,就無法潔淨祭司,也即是說無法恢復聖殿的事奉。

因此,自從1948年以色列復國後,以色列人一直到處尋找紅母牛,但始終找不到。如今紅母牛再次出現,難怪被一些以色列人形容為第二個大神蹟,並且認為重建聖殿,恢復獻祭的時候快到了。可惜後來美樂娣的尾巴長出白毛,不符合「純紅」的要求。

但是,早在1990年,美國一位牧戶洛佳德(Clyde Lott)已開始與聖殿研究所取得聯絡,嘗試為他們培殖紅母牛。到了1994年,洛佳德成功培殖了一頭紅母牛。
紅母牛的照片可於下列網站觀賞:

http://www.templemountfaithful.org/pix.htm

http://www.templemount.org/heifer.html


雖然紅母牛已經培殖成功,但問題還沒有解決。為甚麼呢?猶太史學家認為在歷史中,曾有七次收在瓶裡的紅母牛灰快要用盡。那時,以色列人就將另一隻紅母牛獻 上,然後將牠連同快要用盡的紅母牛灰一同燒了。這樣,以色列人所用的紅母牛灰,理論上一直都含有摩西時代祭司以利亞撒所獻第一隻紅母牛的灰。所以,以色列 人雖然成功培殖紅母牛,但他們還要尋找當年剩下的紅母牛灰。可是誰知當年的紅母牛灰在哪裡呢?

銅卷
死海以西的昆蘭古洞,由於一個牧羊童於1947年意外地在那裡發現了死海古卷而聞名於世。5年後,即1952年3月,考古學家又在那裡的另一洞穴發現了神秘的銅卷(copper scroll)。
一般相信在公元70年,提多圍攻耶路撒冷,摧毀聖城之前,猶太人因為知道聖殿即將被毀,於是急忙帶著聖殿的寶物出走,藏於死海旁的昆蘭洞穴,並且不怕艱辛地將藏寶地點寫在銅卷上,然後將銅卷注滿陶泥,再用陶泥包裹,放在低溫恷中燒成陶器般,保存在昆蘭古洞中。

銅卷繪圖

資料來源:Charles F. Pfeiffer (1969) The Dead Sea Scroll and the Bible, USA: Baker Book House

銅卷藏在一洞穴裡的巨石下,被發現時已經一分為二。經過近2000年的風化和氧化,銅卷變得非常易碎,致令考古學家花了3年時間才達成共識,於1955年9月將銅卷送往英國曼徹斯特的「科技學院」(The College of Technology),在那裡小心地將它切割成23份,再將其中的內容翻譯出來。結果發現銅卷可以說是一張「藏寶圖」,指出60至64個收藏聖殿寶物的地點,包括收藏當年紅母牛灰的瓶子。

然而,由於考古學家難以明白銅卷所記載古代藏寶地點的標誌,或那些標誌已經不存在,致使初期,考古學家在昆蘭、耶利哥和耶路撒冷一帶的發掘,一無所獲。銅卷的可信性一度受到質疑,甚至被形容為「瘋子的作品」。

聖膏油
1988年4月,美國德州考古學家鍾雲渡(Vendyl Jones)率領的考古團,根據銅卷的記載,用了超過20年的時間,終於在昆蘭地區發現盛載聖膏油的小瓶。經希伯來大學的藥劑系分析,證實那小瓶所盛載的 膏油是古代以色列人用來抹會幕和一切聖具,以及膏祭司、先知和君王的聖膏油。「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要取上品的香料,……按作香之法調和作成聖膏油。要 用這膏油抹會幕和法櫃,桌子與桌子的一切器具,燈臺和燈臺的器具,並香壇、燔祭壇,和壇的一切器具,洗濯盆和盆座。……要膏亞倫和他的兒子,使他們成為 聖,可以給我供祭司的職分。你要對以色列人說:「這油,我要世世代代以為聖膏油。不可倒在別人的身上,也不可按這調和之法作與此相似的。這膏油是聖的,你 們也要以為聖。」』」(出三十22-32)

聖香
4年後,即1992年的春天,鍾雲渡率領的考古團再按銅卷的記載,發現了大約600磅有肉桂氣味的「紅土」(reddish earth)。魏茨曼科學院(The Weizman Institute)、以色列地質研究所(The Israel Institute of Geology)和巴爾伊蘭大學(Bar-Ilan University)都鑒定出這些「紅土」含有用來製造在聖殿所燒的香之11種香料的其中8種,600磅的香就足夠一年在聖殿早、晚燒香之用。

「耶 和華吩咐摩西說:『你要取馨香的香料,就是拿他弗、施喜列、喜利比拿;這馨香的香料和淨乳香各樣要一般大的分量。你要用這些加上鹽,按作香之法作成清淨聖 潔的香。這香要取點,搗得極細,放在會幕內、法櫃前,我要在那裡與你相會。你們要以這香為至聖。你們不可按這調和之法為自己作香;要以這香為聖,歸耶和 華。』」(出 三十34-37)

聖膏油和聖香的發現肯定了銅卷內容的真確性,也即是說鍾雲渡率領的考古團應可根據銅卷的記載,在昆蘭地區找到第二所聖殿被毀前所獻的紅母牛灰,以及大祭司的胸牌等聖殿寶物。我們必須留意這件事的發展,因為古代紅母牛灰的發現將為重建聖殿,恢復獻祭的事除去一大障礙。

尋找約櫃
當第一所聖殿被擄掠,被帶到巴比倫的大小器皿中,並沒有包括約櫃(參王下廿五13-18,耶五十二17-23)。波斯王古列將尼布甲尼撒從 聖殿掠來的器皿按數交還猶太人,好帶回耶路撒冷建造第二所聖殿,約櫃也沒有在其中(參拉一7-11)。換言之,以色列人所建的第二所聖殿,裡面並沒有約 櫃。

自從以色列人第一所聖殿被毀後,約櫃一直下落不明,並且眾說紛紜。有人認為神已將它取去,存放在天上的聖殿中;有些則認為約櫃在埃塞俄比亞;有些卻確信約櫃一直藏在聖殿山的一個地下密室;也有人聲稱在各各他山的地下密室發現了約櫃。

在天上
認為約櫃在天上的人,可能是因為啟示錄十一章19節記載在七年災難的後三年半中,「神天上的殿開了,在祂殿中現出祂的約櫃」。
然而,這想法的可能性極低,因為希伯來書說到地上的聖所只是「屬世界的聖幕」,地上「人手所造的聖所……不過是真聖所的影像」,裡面的物件不過是照著「天上的本物」而作的物件而已(參來九1,23-24)。

在埃塞俄比亞
關於約櫃在埃塞俄比亞的說法,則要追索至當年埃塞俄比亞的示巴女王慕所羅門之名來到耶路撒冷的時間,她用難解的話試問所羅門,所羅門將她所問的都答上。 「示巴女王見所羅門大有智慧,和他所建造的宮室,席上的珍饈美味,群臣分列而坐,僕人兩旁侍立,以及他們的衣服裝飾和酒政的衣服裝飾,又見他上耶和華殿的 臺階,就詫異得神不守舍。」(王上十4-5)之後,傳說示巴女王為所羅門生了一個兒子,跟著示巴女王就帶著兒子和約櫃回埃塞俄比亞去,而留在聖殿的只是約 櫃的複製品。

這 個說法的可信性極低。首先,根據舊約的律法,只有大祭司才能每年一次,在贖罪日進入安放約櫃的至聖所。第二,只有祭司才能接觸和扛抬約櫃。當年本身不是祭 司的烏撒,就是由於伸手扶約櫃,被神擊殺,死在約櫃旁(撒下六3-7)。這樣,示巴女王和她的兒子又怎能將約櫃帶到埃塞俄比亞呢?第三,相信所羅門無論怎 樣大逆不道,也不至於將神聖的約櫃送到外邦去。

在聖殿山的地下密室
傳統虔誠的猶太人認為,約櫃一直都藏在聖殿山的一個地下密室裡。他們相信在猶大國亡於巴比倫之前,約西亞王已吩咐祭司將約櫃安放在所羅門建造的地下密室:「你們將聖約櫃安放在以色列王大衛兒子所羅門建造的殿裡(Put the holy ark in the house which Solomon the son of David king of Israel did build),不必再用肩扛抬。」(代下三十五3)由於約櫃一直都在聖殿中,所以虔誠的猶太人認為這裡所說的殿(house)不是指聖殿,而是指所羅門為保存約櫃而建造的地下密室。從此,約櫃就一直安放在那裡。

在各各他山的地下密室
最後,聖經考古學家韋羅恩(Ron Wyatt)在1988年,聲稱自己在1982年發掘各各他山時,在耶路撒冷古城外,主耶穌釘十架的地點下,20英呎深的一個地下密室發現了聖殿的約櫃。 他認為約櫃是在第一所聖殿被毀前,神吩咐先知耶利米藏在那裡的。然而,韋羅恩至今還未提供清楚、有力的證據來支持他的發現。
約櫃到底在哪裡?
到底約櫃在哪裡呢?據聞猶太拉比們對於尋找這個聖殿中最重要的聖具,顯得並不焦急,好像不難把約櫃抬到將要建成的聖殿中。難道他們已經找到約櫃,卻又不動聲色?還是他們認為就算找不到約櫃,也可以重建聖殿,恢復獻祭,反正以色列人的第二所聖殿也沒有約櫃。




仅供参考:http://infoshare.icedsolo.com/NWO/presage/o034_archive/4.html

以色列人重建聖殿要面對的問題(3)

聖具
聖殿的器具共有93種。聖殿研究所的聖具工廠迄今已經製成60種器具,包括金香爐、祭壇和洗濯盆等。

聖殿研究所在1999年9月2日的通訊中,宣稱他們正在製作三樣放在聖所的聖具:用43千克黃金打造的金燈台、用來燒香的香壇和放置陳設餅的桌子。這些聖具即將在聖殿研究所展覽。
聖殿研究所的網站(http://www.temple.org.il)載有一些聖具的圖片。

篩選和訓練祭司
要恢復獻祭,還需要合資格的利未支派後裔擔任祭司,負責獻祭的工作。有見及此,他勒目註釋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the Talmudic Commentaries)從1200多萬猶太人中,藉著染色體鑑證法和電腦的幫助,尋找利未支派祭司的後裔,篩選出千多名符合資格的利未人。其中一些祭司的後裔已經在耶路撒冷舊城一所名為Yeshivot Ateret Cohanim的祭司學校,接受訓練。

祭司的服飾

大祭司的胸牌
大祭司的服飾包括胸牌、以弗得、外袍、雜色的內袍、冠冕和腰帶等。
「你要用巧匠的手工作一個決斷的胸牌。要和以弗得一樣的作法:用金線和藍色、紫色、朱紅色線,並撚的細麻作成。這胸牌要四方的,疊為兩層,長一虎口,寬一 虎口。要在上面鑲寶石四行:第一行是紅寶石、紅璧璽、紅玉;第二行是綠寶石、藍寶石、金鋼石;第三行是紫瑪瑙、白瑪瑙、紫晶;第四行是水蒼玉、紅瑪瑙、碧 玉。這都要鑲在金槽中。這些寶石都要按著以色列十二個兒子的名字,彷彿刻圖書,刻十二個支派的名字。」(出廿八15-21)

經過地質學家、寶石學家和其他專家長時間詳盡徹底的研究,聖殿研究所在1999年4月表示他們已對大祭司胸牌上的寶石作出了最後鑒定。相信大祭司的胸牌不久就會完成。

藍色外袍
「你要作以弗得的外袍,顏色全是藍的。」(出廿八31)
中東地中海沿岸是古代漂染工業的中心。位於南黎巴嫩的推羅城曾經以生產藍色和紫色染料馳名。這些染料由於極其罕有,珍貴得像黃金一樣,所以用這些染料染製 的衣服,只有財主或貴族才負擔得起。穿著藍色或紫色衣服也就是身分的象徵。大祭司所穿的藍色以弗得外袍,就是用這種藍色染料染成的,表明大祭司的事奉極其 榮耀和尊貴。

由於生產藍色和紫色染料獲利豐厚,結果這種古代工業漸漸被收歸國有。公元383年,羅馬政府更勒令只有貴族才能穿著藍色或紫色衣服,並且只有皇室染廠才能製造這些染料。自公元638年,回教徒佔領以色列後,這種漂染的工藝就漸漸失傳。

沒有藍色染料,如何為大祭司預備藍色以弗得外袍呢?執著的猶太人不會接受其他類似的染料。故此,多年來他們一直追尋古時製造藍色染料的秘方。
根據他勒目的記載,製造這種藍色染料的原料,是來自一種海洋生物Chilazon,牠的特徵包括:有殼;可在以色列北部沿岸找到;身體與海相似;製造出來 的染料顏色跟天和海的顏色一樣;漂染出來的顏色持久不變;原料必須在這種海洋生物活著時提取。到底Chilazon是哪種海洋生物呢?

1858年,一位法國的動物學家拉卡之迪希埃(Henri de Lacaze-Duthiers)發現了3種可以製造紫藍色染料的地中海蝸牛:Murex brandaries 、Thais haemastomaMurex trunculus。另外,考古學家在1864年於黎巴嫩南部找到大量這3種蝸牛殼堆的古蹟,而這些蝸牛殼都在抽取製造染料腺臟的位置有破口。生物學與考古學的發現彼此呼應,印證了這3種蝸牛在古代實在是用來製造染料的。

這3種蝸牛都有殼,又可以在以色列北部沿岸找到(並且Murex trunculus被發現時,身體佈滿海床表面的生物和沉積物,看上去與身邊的海床沒有分別),初步符合了他勒目對Chilazon的要求,只可惜用牠們製造出來的染料是紫藍色,而非猶太人要求的純藍色。

經過鍥而不捨的研究和分析,結果在1980年,一位以色列的教授艾鄂圖(Otto Elsner)發現Murex trunculus製造出來的染料,在漂染的過程中,在紫外光照射下,會由本來的紫藍色變為純藍色。

Murex trunculus 的繪圖

參考資料來源:P'til Tekhelet, Jerusalem, Israel,

http://www.tekhelet.co.il/index.htm

原來Murex trunculus的 鰓下腺(hypobranchial gland)含有這種染料的前體(precusors)和一種名叫purpurase的霉,這種霉會將這種染料的前體轉化成二溴靛藍 (dibromoindigo,紫色染料)和靛藍(indigo,藍色的染料)的混合劑。由於purpurase極易分解,故此在製作染料時,蝸牛的鰓下 腺必須從活的蝸牛身上提取,然後立即被壓破,擠出汁液來製造紫色和藍色的混合染料。二溴靛藍如果暴露在紫外光下,溴鍵(bromine bonds)就會被拆毀,二溴靛藍就會化為靛藍。所以,在強烈的陽光下,用這種混合染料漂染羊毛,會染出純藍的顏色來。

製造藍染料的化學過程

資料來源:Baruch Sterman, Tekhelet

Murex trunculus完全符合了他勒目對Chilazon的要求。「藍色秘方」的發現使大祭司的藍色以弗得外袍得以順利製造。以色列人恢復獻祭的事因此再向前邁進一步。

613 nm(毫微米,
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人也是用這種藍色染料來製造衣裳繸子中的藍細帶子。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吩咐以色列人,叫他們世世代代在衣服邊上作繸子,又在底邊的繸子上釘一根藍細帶子。你們佩帶這繸子,好叫你們看見就記念遵行耶和 華一切的命令,不隨從自己的心意、眼目行邪淫,像你們素常一樣;使你們記念遵行我一切的命令,成為聖潔,歸與你們的神。』」(民十五37-40)
神要以色列人佩帶衣裳繸子,目的是提醒他們遵行神的誡命,成為聖潔。神在摩西五經中給以色列人的誡命共613條。奇妙的是,這種藍色染料在613 nm有一吸收尖峰!

靛藍的吸收光譜

資料來源:J. Wouters and A verhecken, JSDC Volume 107, July/August, 1991.




仅供参考: http://infoshare.icedsolo.com/NWO/presage/o034_archive/4.html

以色列人重建聖殿要面對的問題(2)

成立組織研究如何重建聖殿,恢復獻祭
猶太人是一個十分執著的民族,並且神在舊約清楚吩咐,聖殿和其中的器皿必須照神所指示的樣式製造(參出廿五9、40,出廿六30,代上廿八11-12)。 故此,他們堅持重建聖殿,恢復獻祭的工作,必須根據舊約聖經和他們的法典他勒目(Talmud)的記載來完成,即使工作進度因此停滯不前,也在所不惜。

在這方面努力的猶太人組織為數不少,其中最主力的相信是1984年成立的聖殿研究所 (The Temple Institute)。聖殿研究所創立的目的包括:
(1) 使公眾認識重建聖殿對人類的重要;
(2) 製作聖殿藍圖、模型和研究建殿工程;
(3) 根據舊約律法和猶太典籍,嚴謹地製造聖具,作為日後獻祭之用;
(4) 研究和縫製祭司的服飾;
(5) 出版與聖殿有關的刊物和
(6) 籌集建殿的經費。

聖殿的模型、建殿的基金和材料
時至今日,聖殿研究所已繪製了第三所聖殿的藍圖,製成了聖殿的模型,並且聲稱建殿的工程可以在一年內完成。據說建殿的材料,例如利巴嫩香柏木,已經安放在倉庫中。

聖殿研究所 在2000年3月宣布:為了集結各個致力重建聖殿之猶太人組織的力量,以聖殿研究所為首的聖殿運動聯會(The United Association of Movements for the Holy Temple)已經成立。並且隨即發起2000年的「半舍客勒」(half-shekel,Shekel也是以色列現今貨幣單位的名稱)運動,為重建聖殿 和其後的運作籌集資金。他們所指的「半舍客勒」到底是甚麼呢?

第三所聖殿模型圖

(蒙 The House of Yahweh, P.O. Box 2498, Abilene, Texas 79604, USA 允許使用,謹此致謝)

 

 

 

「半舍客勒」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要按以色列人被數的,計算總數,你數的時候,他們各人要為自己的生命把贖價奉給耶和華,免得數的時候在他們中間有 災殃。凡過去歸那些被數之人的,每人要按聖所的平,拿銀子半舍客勒;這半舍客勒是奉給耶和華的禮物。凡過去歸那些被數的人,從二十歲以外的,要將這禮物奉 給耶和華。他們為贖生命將禮物奉給耶和華,富足的不可多出,貧窮的也不可少出,各人要出半舍客勒。你要從以色列人收這贖罪銀,作為會幕的使用,可以在耶和 華面前為以色列人作紀念,贖生命。』」(出三十11-16,另參代下廿四4-10)
「半舍客勒」始於公元前1445年。當時,神藉摩西在曠野吩咐凡20歲以上的以色列人,要將半舍客勒銀子奉給祂,供會幕之用。這是贖罪的銀子,代表每個人 都有罪,都需要救贖,無論貧富,贖價也是一樣。這半舍客勒贖罪銀子後來發展成為聖殿的丁稅。公元135年,羅馬王哈德良禁止猶太人徵收聖殿的丁稅,「半舍 客勒」便停止了1800多年。半舍客勒銀子約重5.7克,聖殿運動聯會的半舍客勒硬幣,每個價值5美元。

其中一款2000年的半舍客勒硬幣
(蒙Beged Ivri, P.O. Box 61495 Jerusalem, Israel
允准轉載,謹此致謝)




仅供参考: http://infoshare.icedsolo.com/NWO/presage/o034_archive/4.html

以色列人重建聖殿要面對的問題(1)

以色列人重建聖殿、恢復獻祭的道路可說是障礙重重,他們必須解決一連串的問題:
(1) 取回聖殿的基址;
(2) 成立組織研究如何重建聖殿、恢復獻祭;
(3) 籌集建殿的基金和預備材料;
(4) 製造聖具;
(5) 篩選和訓練祭司;
(6) 縫製祭司的服飾;
(7) 潔淨祭司;
(8) 尋找約櫃和其他聖殿物品;
(9) 建造聖殿;
(10) 預備獻祭需用品和
(11) 恢復獻祭。

上述的問題當然還未完全解決,否則第三所聖殿早已重現人間。但藉著先進的科技,以色列人盡心竭力的研究,並考古學的發現,以上問題已逐漸解決。聖殿重建的日子實在指日可待。

聖殿的基址
若不取回聖殿的基址,就是耶路撒冷的聖殿山,以色列人就無法重建聖殿。因為他們認為聖殿原址是惟一可以建殿的地方。

故此,以色列人在1967年6月的「六日戰爭」中,奪回耶路撒冷舊城之後,以色列國防部長達揚(Moshe Dayan)將軍在哭牆前下跪,聲淚俱下地說:「我們已回到聖地的至聖所,永不再離開了!」奪回聖殿山豈非可以興工建造聖殿嗎?
可是在10日後,達揚在聖殿山的亞克薩寺(El-Aksa Mosque)與五位「最高穆斯林議會」(The Supreme Muslim Council or The Jordanian Waqf) 的領袖進行歷史性的會談中,竟然作出讓步,將聖殿山的管理權交回最高穆斯林議會,而以色列人只獲准自由進出聖殿山,卻不能在那裡禱告。這政策一直維持至 今。歷史告訴我們,任何違反這政策的行動,不論是企圖破壞岩石寺或安放聖殿的基石,都極可能引發「聖戰」及一連串的仇殺和恐佈活動。

1989年10月16日,兩名身穿祭司服飾的猶太人,以及聖殿山及以色列地忠貞運動(The Temple Mount and Land of Israel Faithful Movement)的成員,在獲得警方批准的情況下,打算在聖殿山入口安放聖殿的奠基石,結果引發示威,最後警方撤銷安放奠基石的批准。

1990年10月8日,聖殿山及以色列地忠貞運動捲土重來,宣布再次嘗試舉行安放聖殿奠基石的儀式,結果觸發暴亂。當時,超過二萬名猶太人正在西牆慶祝住棚節,3000名回教亞拉伯人在西牆上向他們擲石。在這次暴亂中,有17名阿拉伯人死亡。

1991年9月24日,聖殿山及以色列地忠貞運動第三次嘗試安放聖殿的奠基石,並在聖殿山上禱告。但官方恐怕去年在聖殿山的暴亂會重演,故此禁制了他們的行動。

聖 殿原址的問題是否不能解決呢?其實除了公認的岩石寺位置外,以色列的學者對聖殿原址的位置,還有其他意見。經過16年仔細的探究,希伯來大學的一位物理學 家高雅設(Asher Kaufman)教授相信,所羅門和所羅巴伯建造的聖殿原址不是在岩石寺的位置,而是在岩石寺北面的鋪石平台,即是聖殿山西北角的僻靜處;而建築師錫道菲 (Tuvia Sagiv)經過5年的研究,則認為聖殿原址位於岩石寺和亞克薩寺中間的小叢林。若聖殿的原址在高雅設或錫道菲提出的地點,聖殿就可以在不拆卸岩石寺的情 況下被重建,問題也比較容易解決。然而,到底哪個位置才是真正的聖殿原址?相信要等到以色列人完全控制聖殿山,或是他們可以完全自由地在聖殿山探察,才能 證實。

然而,根據聖經的預言,在末日的七年災難中,敵基督會利用世界性的宗教大聯盟來伸展他的勢力。這個普世宗教大聯盟會幫助敵基督與多國和談,解決各國間的宗教衝突,甚至使以色列與回教國家達成和議,令以色列人可以重建聖殿,恢復獻祭。



仅供参考: http://infoshare.icedsolo.com/NWO/presage/o034_archive/4.html

Monday, June 21, 2010

以色列为上帝到来审判日做的准备祭司学校八年才毕业训练两万八千个祭司四千个神殿(3)

不计代价的等候,不计代价的献上一生的所有,只为了随时预备圣殿有一天可以重建 w]n ,`r^

这所学校的目的是什么?目的就是训练一些知道自己是祭司,而且也愿意将来做 祭司的人。这些人当然需要经过训练才可以!所以这个学校,就一共有八年的训练课程。普通大学是四年就毕业的,但是做祭司呢?要八年才毕业!是相当于今天我 们的医科。今天读医科的话,要八年毕业才可以,按理来讲这种学校没有人会读的,怎么可能读呢? 5_4Y/2 _|
Fm U>q )
   比方说,大家如果读四年大学,就可以做计算机工程师,在计算机领域发展一番;或者如果是医生的话,读完八年以后,就能够找到很好的职业,可以做医生,可 以开诊所。虽然八年是辛苦一点,就算不得什么。所以世界上所有学生都愿意来来来...上学。起头可能觉得是替父母背书包,但是最后,就知道是为自己的前 途。如果书读得更好,就有更好的前途。所以我们知道年轻学子读书是有个目的的,起头也许被动,但迟早有一天要化成主动的。 P(�z# Wk
,,*i!%Adw
  那么好了,现在在以色列有一班年轻人,他们可以说青年才俊,这些人发现自己是祭司,而且也愿意做祭司。但是问题在这里啊?就是如果八年毕业以后,这职业不存在的! Q /e$Ttt4J
$@8$_g|Wz
   读医科的人知道医生的职业存在,到时候就可以做了;但是这些人不是。这些人八年以后,怎么知道圣殿要重建呢?如果圣殿重建是遥遥无期的话,那就表示他们 要永远失业。只要一毕业就永远失业!现在问题就是说世界上有没有这么傻瓜的一班年轻人愿意浪费他们的青春,把一生最好的时候投入在一个好象看不见,摸不 着,很不切实际的一件事情上,有没有可能呢? k M / cD`
V ?{[IMRC
   但是很稀奇,自从1978年以后,第一次刚刚开学的时候,第一年就有三百多个人报名。从此以后,每年大概平均都有200人,这么多年过来了,有这么多人 受过训练,而这些人根据他们的圣经,他们知道弥赛亚应该很快就来,末日应该很快就来到,圣殿应该很快就重建,所以这些人是为着这个而活着的;在人来看,人 可以有很多理论,有时候可以讲一些很冠冕堂皇的理论,但是问题在这里?当碰到实际生活的时候,我们就要问,到底有没有人肯付出这个代价?

单纯的相信律法书的一切要求,相信神的应许不落空 mp2J|!Lx 单纯的相信律法书的一切要求,相信神的应许不落空 mp2J|!Lx

大家还记得吗,在旧约的时候也是这样。神不是借着耶利米告诉以色列人,说以 色列要被掳70年,然后有一天要回来吗!这话是耶利米讲的,神是要试验耶利米,讲的一套,是不是做的又是一套?所以那时候神就叫他说:「好,现在兵荒马乱 的时候,你就在耶路撒冷附近买一块地,而且花17舍客勒买」。倘若耶利米是你,你敢不敢买?你肯不肯买?兵荒马乱的时候,是不是卖地的时候。如果耶利米肯 买地,就证明他相信神所说的话。他相信神口里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知道,耶利米后来果然买了那块地,这个就说明今天有很多犹太人,他们的确相信圣经是神的 话,他们也的确相信神说的话不会反悔的。所以为着这个缘故,他们愿意这样做,甚至好象把他们的前途都牺牲了,他们还是很愿意的。 $Iuf(J-5[
;lq tw ]4v
   大家在耶路撒冷的时候才会发现有这么一个学校。而且这个学校里面,不怕没有学生的。今天以色列,整个耶路撒冷能不能重建圣殿,关键还不是外在的,其实是 内在的,是非常重要的。因外在什么都有了;如果没有内在,就好象东风没有了,事情根本不可能成功的。就好象临门的一脚一样,可以很费力替全场奔跑,但是就 是临门的那一脚,才是决定性的胜利。这就是有一班人像大卫一样,他们准备好了吗?好了!我们说过是两万八千个祭司,但是,他们最主要还要四千个利未人。

将在殿中服役和唱诗的利未人 2y e^mJ17 将在殿中服役和唱诗的利未人 2y e^mJ17

利未人有一点像我们中国人所说「打杂的」人。圣殿里面打杂的。但是其实最重 要的是在圣殿里面最会唱诗的一班人,就是利未人。所以利未人在圣经里面是专门唱诗的。他们所谓的殿乐,是一直传下来,到了圣殿被毁以后,就完全失传了。圣 殿被毁以后,以色列人在巴比伦怎么办呢?他们还要读圣经,还要祷告,但是他们不能献祭,所以从那以后开始就有所谓「会堂的制度」。每10个人至20个人, 可以组这个会堂,到了礼拜六安息日的时候,他们一定聚在一起,读圣经祷告,这就是会堂。会堂里什么都恢复,读经也恢复、祷告也恢复,但是他们就是不能唱 诗。 @fR ^":.h
= |IB=
  原因在哪里?因为他们想到圣殿被毁了,并流落在全世界各地,他们只好把琴挂在柳枝头,他们一追想锡安就哭了。所以世界对他们说,你们唱个锡安的歌吧!他们不肯唱! uLV@D r
2kV[A9 2s
   自从圣殿被毁了以后,唱诗的利未人是世代相传的,有一种音乐只有他们会唱,从此以后就不见了,就失传了。等到第三圣殿重建的时候,不单只是祭司,还有利 未人的。所以现在犹太人就在研究,如果第三圣殿重建,这些利未人要唱什么歌呢?还有所弹的乐器,不是今天的钢琴,也不是今天的吉他,他们所弹的就是圣经里 面,大卫所用的十弦乐器……等等。所以现在他们很努力的照着圣经的榜样,试着把这些东西通通的恢复过来。

付上一切努力与代价,效法大卫王,为后人预备建造圣殿的材料 =jv M $

所以大家,目前的工作正在进行当中,他们所以这样做目的就是一步一步的照着圣经所启示,凡事为着第三圣殿,看他们一切都准备好了,所以他们可以说像大卫一样,虽然不能建造圣殿,但是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 (完)


仅供参考:http://bbs.xhistory.net/read.php?tid=20491

以色列为上帝到来审判日做的准备祭司学校八年才毕业训练两万八千个祭司四千个神殿(2)

二、「预备」洁净的祭司 @M S;q oc
W& w - yZ
  不错,这些人是祭司,但并不表示他们就可以献祭,原因在哪里?就是他们全都被污染过的。既然全被污染过,他们怎可能献祭呢?所以现在需要有人做傻瓜!就是现今在红母牛还没有诞生以前,就必须有人要准备好。当红母牛诞生三年以后,就有人是洁净的。 Z25^+)uf*U
nJNd q`y2
  这事情从世界的眼光来看,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他们为着迎接那一天来到,事实上已经做了很多有趣但重要的部署。事实上,从历史上可以学个教训,他们在公元前500多年被掳到巴比伦,后来70年以后回来,他们遇到同样的困难,就是他们被掳到外邦地区,然后再回到耶路撒冷,可以说全地都被污秽了,他们也觉得是污秽了,但是他们怎么能够宰红母牛呢?就是他们准备了一些工作。 ](vOH#E
"JT R5;`w
   就是当祭司的妻子生孩子的时候,就把这个孩子放在一个特别的环境里,好象台湾联合招生的时候,教授出题目的前几天,学生要关在一个房间里面,不可以随便 出来,失去很多的自由。同样地,这些人为着孩子不被污染,就趁着孩子还没有生下来以前,用一种木板把房子和地完全脱开了!就是说当中隔一层地,他们就算是 和地没有接触过了。 ^ 1}_VB)^
a 39Kl_\
   孩子在那里出生、就在那里长大、就在那里上学……。用今天的话来说,需要有一个环境让他从小到大,包括去的所有 7 - eleven也好,菜场也好,通通都要在那里。妈妈也都要陪着他在那里过日子。这样一直等、等到13岁;因为犹太人认为13岁就成年了。然后让这个小祭司 坐一头牛。不过又怕被牛污染,所以牛跟这个小孩中间,就有一个木板,然后他就躺在木板上,牛就把他带走,一直带到圣经里的耶路撒冷,有个地方叫做西罗亚池 子,这是他们唯一的水泉水源。到了那里,他就行洁净之礼,然后再把他放在牛背上,最后就从那里一直把他带到圣殿山上去。因为圣殿所有的建筑物,都有一个像 木板的和地是隔绝的。因着这个缘故,这个孩子从生下来,一直到它献祭的时候,是从来没有被污染过的。
9l 5l "Wj&
   或者为着让大家能明白,我多说一点也好。大家知道犹太人是不吃猪肉的,他们认为是污染的,而且他们认为猪是不洁净的。所以犹太人绝对不容许在犹太的境 内,尤其在他们所谓的「圣地」,让猪踩在上面就等于污染了他们的地。所以他们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可是犹太人喜欢赚别人的钱,他们虽然不吃猪肉,但是外邦人 吃,所以他们就大量输出猪肉。但是在耶路撒冷,以色列根本是不能养猪的。但是犹太人到底还是很聪明,他们也有自己的办法。有几个集体农场,还是养猪。怎么 养呢?就是不把猪放在地上,因为那样的话地就污染了,他们就把猪架起来,放在一个木架上;所以所有犹太地养猪的地方,通通是在木架上长大的,然后他们会告 诉全世界说:「我们没有一头猪践踏我们的圣地」!就字面来说,他们所踩的不过是圣地上面的一些木板而已。 / :iO: g1
M#c.(Q d F
  从这里,大概就知道犹太人认为隔离的观念是这样的。他们认为只要能跟地隔离,用一种建筑安排一下,就可以在这环境底下长大,就应该没有受污染。 p ) N hV
dOh`F~ Y)e
  这个教训是在古时候,就是以色列人被掳至巴比伦所学的一个功课,但是现在他们用得上了。现在在以色列,特别在耶路撒冷,有一班祭司。当红母牛诞生三年以后能够来宰他们,然后把红母牛的灰洁净别人。 jl YnV/ ]



三、设立祭司学校,训练足够的祭司
aVc Q
+MU|XT_5|6
   现在就我们的资料所得到的,有一个拉比叫耶罗伯安。这个耶罗伯安有一个机构,叫「 The movement for establishingthe temple」,这是一个运动,是为着要建圣殿的一个运动。他们想到重建圣殿,会有以上的问题发生,目前已经有20对的夫妇,他们都是祭司,他们就这样的 教他们的孩子,在这种环境底下长大;长大以后就能够随时随地(只要红母牛一诞生,甚至于如果他们复制了纯红母牛的话)派上用场了。 sJu^de X
u S h !A
  那个时候他们就可以用牛膝草,沾着那第十头红母牛。根据犹太人拉比说,第十头红母牛来,弥赛亚就来,在这种情形底下,只有这些洁净的祭司有资格把红母牛宰了,然后把那红母牛的灰,撒在别人的身上,叫别人得着洁净。这样的话许多犹太人就可以洁净,可以建造圣殿了。 6 B>1"h%Wf
j }}:& > ;
   因为他们可以来到神的面前,他们就不怕踩到一些地方,因而遭遇灾害。从这里我们得到一个结论,就是神已经预备好一班人愿意做傻子。从人的角度来看的话, 你想想看这些小孩子,一生下来就让他们隔离,就让他们失去许多的自由。红母牛生下来会不会就长大呢?万一不长大那怎么办呢?是不是就牺牲了这些孩子们幼年 美好的光阴吗? [ gI;;GW
wc@ X:${
W+N9~ .q\^
「隐藏的人」献上一切,为要满足律法的要求,企盼能重建圣殿,等候弥赛亚

可见这个背后是有一个动力支配他们,这些人就是圣经所说的——民间的智能 人,剩下的百姓;也就是圣经所说的——神所隐藏的人。他们活着不是为自己活,在人来看是傻瓜,一点都不想到自己。他们的的确确是因为相信圣经的启示,相信 有一天(弥赛亚回来以前)红母牛又要诞生,然后他们要得着洁净,他们就可以建造圣殿了。他们是除去所有叫圣殿不能重建的障碍,他们通通试着除去,为着迎接 这件事情,他们随时要准备好,随时要待命,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一头红母牛现在就诞生了。 7g@P $ e]
" p]b sJG
   从这里我们看见,神不单在环境上预备好;事实上,神在以色列人中间也已经预备好。预备了一些好象是非常傻瓜的人,不聪明的人,但是他们的生活可以说是为 着弥赛亚回来,并为着圣殿重建而活着的。就是我们今天看报纸,常常说右翼的人。以色列现任总理夏龙就是右翼的人,9月28号他到了圣殿山去考察水源,对阿 拉伯人来讲,是很大的打击,所以暴乱或者说冲突就开始了。 9e^H TUFbG
(Uk 1 Rt*h
   这个所谓右翼的领袖,我们不要忘记,这些人都是读圣经的,是神所隐藏的。他们不单是喊着口号,他们的口号和他们的行动是一致的,就是他们过一种生活能对 得起他们所看见的。他们不是单讲一句话,亦不是讲一套做另外一套;他们讲的是那一套,做的还是那一套,所以这个不得不叫人肃然起敬。虽然他们不一定是所罗 门,能建造圣殿,但是起码他们可以说:「我们随时准备好了」 N ~I 2~f
B< )c{ kj
  今天如果大家到耶路撒冷,会发现有一所学校——「祭司学校」。那个祭司学校的名字叫做 The Crown of Priests of the Priests ,事实上是1978年创立的,就在今天耶路撒冷的古城里面。 hCXSC*;


仅供参考:http://bbs.xhistory.net/read.php?tid=20491

常常喜乐,不住祷告,凡事谢恩!